您的位置:lol竞猜网站手机版 > 艺术家 > 当下的小镇跟日常江南小镇同样

当下的小镇跟日常江南小镇同样

2019-12-28 02:56

  有时我想,随着时过境迁,人的经历因年代久远而被记忆渐渐淡化是难免的事。但是,经历恰如人在旅途中的火车车厢,只会一列列加长并且跟你前行,甩是甩不掉的。我对于小镇的回忆,就是在一个突然的瞬间,在情绪分外清静的一刹那间,仿佛凭空检拾到什么似的,蓦地从头脑中冒了出来。

  其实,小镇离我已经二十多年了,从时空上讲确实是渐去渐远的了。但我也奇怪,为什么我至今没能忘掉它哩?我想恰恰是因了小镇的古旧。深藏在我脑海中的小镇确实有那么一种使人难以释怀的古旧情韵。我想,所谓小镇的古,无非是因为它的整体风貌或是单个建筑风格上,属于那种我们现在常常不远千里追寻的所谓老房子(其实许多都已被整饬一新)的样子,体现着那种一眼就可以被断定为年代久远的古镇风貌。而所谓小镇的旧,既与古气相联,而又另具格致,即是那种因朴实陋旧而象一件被人穿旧了的衣衫,自具一种平实自然而又掩映不住的沧桑风情。直到现在回忆起来,它的风貌仍是那么的清晰鲜明。一个小镇,能在若干年后仍被我的记忆尘封得一点没走样,实在是件不容易的事。真的,近年来,我们很容易地就被一些类似的事物看花了眼,屡见不鲜地碰到一些以新装古,将古饰新的景物,反而以为相似的事物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。

  而那个悠远的江南小镇,却因了一种十分地道的古旧气,而长久地贮藏于我的脑海中。

  其实在我的印象中,那时的小镇跟一般江南小镇一样,景致平常得很。一条三五百米长十来米宽的河流,淌着不甚清的河水,将小镇分为两边。东边是街面,有被黑瓦长廊毗连一片的众多店铺;西边是汽车可以穿行的公路。河流细长而整日船行络绎,河两边泊着不少江南常见的乌蓬船。小河南北走向,向北的流经镇上的座座石桥,曲曲弯弯地流向很远很远的地方,大概是流向繁华的宁波方向去吧。向南,则在镇南头打个呃儿,被一座闸挡了出路。闸是一座石板闸,装有人工升降的钢轴。闸上面是不甚长却很宽的石板桥,供人行走。人在桥上走,可以听见桥下闸门边沿汨汨的流水声。流着水的闸门四周长满了青苔。穿过石桥西行,是一片平房,横着一座十米八米宽的石坝。石坝上涂着一层黑黑的淤泥。我们到镇上溜达,常见几个赤膊的汉子,在坝上使劲地绞一条粗粗的钢缆,哼唧哼唧地将一条乌蓬船绞上坝,再借着淤泥滑下河去。藉着这涂着淤泥的石坝,藉着这几条赤膊的汉子,镇上的船只北可上繁华的宁波,南可去青山秀水的东钱河。据我所见所知,一个小镇上,有河有桥不奇怪,而有闸又有坝,闸与坝有调节水的功能,而能过船,恐怕就罕见了吧。

  当然,吸引我们的并不仅仅是小镇的外在景况。小镇还些含而不露的情致吸引着我们。

  就说那通栏到头的店铺长廊吧,从北头到南头,廊屋的老瓦黑黝黝地连成一片,有里把长。行走在长廊里的石板路上,非但不用顾虑日晒雨淋,走累了还可在沿河边搁置的石板凳上歇一歇哩。长廊下,毗连着的是一些光线灰暗的杂货铺,方便着小镇百姓的家常日用。间或有几家小饭铺,店堂里混浊的烟雾透着诱人的香味。我去镇上,则常去光顾一爿小书店,它开在小镇长廊的南头。书店不大,就一间四方的小店堂,因光线暗,好象里面老是亮着日光灯。不过店里常有新书插在架子上。据说这书店因为附近有部队才开的。他们晓得,部队的年轻人喜好看书,不少人发了津贴就心痒痒的遛到镇上来买书。不过,限于囊中羞涩,我常常是选好了书,在掏口袋前,也还是要盘桓踌躇一番的。但每次都不会空手而归。

  当兵时间长了,我们到镇上店铺里遛达的次数就多了。久而久之,就与一些营业员有了点头之交,但也仅此而已。小镇店铺的营业员们一般都热情待人,话音高吭而随和。小镇因有了他们而显得鲜活。军人进店后,他们往往主动与我们搭话。我们则往往被激红了脸,被动地应答,但一般不多打话。长廊里有个最大的百货商店,站在柜台中央的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营业员,修长的身材,白净的脸蛋,两条长辫子直拖到屁股。晦暗的店堂里,因有了她而清新亮堂许多。军人进去买东西,免不了常常偷瞟她几眼。据说驻地某部的一个很神气的汽车队长与其暗中有染,被发觉了,受了处分,转业回家了。这种传闻也是我们到镇上的牵引力之一。但我们至多只能偷看那女的几眼。在这方面,我们除了好奇,就是谨慎,尽量少与当地百姓尤其是年轻女性交往,这是领导一再对我们的关照。我们觉得犯不着为这类事惹麻烦。但长廊饭馆里透出的种种香味,常令行走在长廊店铺间的我们口舌暗生津涎。我就曾经被这香味所诱惑,偶然得空,便悄悄约个把投契的排长,提个水壶遛到镇上,到小饭馆炒两个小菜,打点散装酒,遛到后面山顶上去咪西一顿。说实在的,这镇上饭馆烧的菜肴,其实并不比我们连大锅大勺里的饭菜味道好,图的是尝尝另一种滋味儿罢了。

  我们的营房驻地离小镇并不远,就隔着一座百十米高的山包。平时,我们却不好随意地翻山到小镇上去的。我们是一群血气方刚的年轻军人,军营生活常将我们搅得头昏脑胀的。但军人有纪律,严格的纪律约束经常使我们的神经如弦绷弓。而精神松弛的有效办法,就是请假去一趟小镇,有事没事地去转悠一番。是的,也许有时去镇上的目的并不明确,甚至仅仅就是去闲逛一趟,放松一下情绪而已;也许真的是去买点日常用的零头碎脑什么的。而回来时个个都悠哉游哉的,神情明显地轻松多了;有的人不仅挎包里鼓鼓囊囊的,甚至腮邦里也鼓鼓囊囊地噘着什么,一种看得出摸不着的满足感明显地附在了身上。其实在那个年代里,军营里的小伙子,有时是很容易地就被满足了。

  哦,思绪就这么不期然地从那个悠远小镇的长廓,锲进了我那早已逝去的军旅生活的巷道。在拂去许多浮华而新时的尘埃后,重又抚摸到脑海中这漫患剥杂的的生命印记,分明又听到了那叩在古镇长廊石板上的青春足音。

2003.11.6

江苏省泰州市政府(文联)

本文由lol竞猜网站手机版发布于艺术家,转载请注明出处:当下的小镇跟日常江南小镇同样

关键词: 艺术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