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lol竞猜网站手机版 > 艺术家 > 便见到繁茂的树花

便见到繁茂的树花

2019-12-28 02:56

艺术家,  传统说法,台湾版图好似一把织布的梭子。去台湾后,我更愿意把她想象为一枚长长的树叶子。是什么树的叶子哩,因见的台湾的树多了,倒也一时说不上来。

  初到台湾,宿在旅馆里,常常是早晨醒来一推开窗,便见到繁茂的树花。只有透过远远近近婆娑树花的缝隙,才可见到街市的景物。早晨起来首先见到绿树鲜花,便仿佛给人一天的生命注入了勃然生机。这时就忍不住拿过相机,随便惬意地捕捉几个树花相间的镜头。即使在车水马龙的都市街心,如在台北街头101商贸大厦(101层)下,不经意地便矗立着一排椰树棕榈,以挺拔的身姿向你行礼;徜徉在阳明山下路径花圃间,盈眼的全是无数叫不出名字的鲜艳花草,直欲使你化蜂化蝶,翩跹于春天的海洋里;或是想做一丹青妙手,用五彩颜料从天泼下大地,方能形成与之媲美的缤纷画面。因为气候与地理的不同,台湾的树木花草,自然有异于大陆。唯其如此,我每每见到,便倍感新鲜,甚至怀揣一种惊艳。

  走出台北,沿东海岸向南边乡野进发。右边是蔚蓝色的大海,左边是绵延不绝的山峦,车行其中,亚热带、热带的旖旎风光,犹如一幅幅巨大的风景画不间断地从眼前闪过。起伏绵延的山丘间,成片成片的槟榔椰树芭蕉,深绿浅翠不同,杂以艳丽的鲜花,坚韧的琼麻长达300多公里的东海岸线就是一个偌大的天然绿色公园。何况,公路不远处便是雪浪翻卷的海滨,深碣的海礁,浅黄的沙滩。何况,一路上晴空湛蓝,白云飘絮。真是天上、地上、海上,乱花纷繁迷人眼。在大陆,何曾见如此品类繁多的热带、亚热带花草树木?何曾见如此天光云景衬缀花草树木?因此,路途中大伙儿情绪一直轻松奔放,笑语欢歌不断,偶见一处好景致,满车人能情不自禁地惊呼起来。

  进入阿里山,那树木便又另是一种景况了。山势蜿蜒渐高,车子盘山而上,几乎所有的山上,漫山遍野都长着笔直笔直的槟榔树。这不能不让人产生怪念头:要不怎么好多台湾人吃槟榔哩,这么多的槟榔树,结的果子怎么吃得完哟!不少山的坡谷里,间种着一蓬蓬齐整的茶树。早就听说阿里山的乌农茶出名。果然,我们在路边的茶农屋里小憩时,女主人便抓住片刻机会,热情地泡茶招待我们,少不得介绍阿里山乌农茶的特殊优点,以兜售其自制的茶叶。路上,年轻的林导游介绍说,其实阿里山真正出名的是树,有红桧、柳杉、桉树等。有的老树有千年的树龄。据说当年日本人侵占台湾时,不断将阿里山的珍贵树木砍伐,运回日本。后来砍得多了,怕得罪树神遭到惩罚,便竖碑建庙以祭祀。阿里山有个地方便得名叫神木。

  我们是在一个阴沉沉的下午去的神木。海拔二千多米的山区,山高气湿,雾气浓重,加上树高梢密,少有天光洒落林间。石板小道蜿蜒而幽静,湿雾中瓢浮着三两游人的断续低喁,时有怪鸟划然尖啾其间,又迅疾消隐远去,林间便愈显神秘。至神木附近时,见林间残留一些巨大的树桩,见独兀竖立的碑石,见香烟缭绕的古寺,我们这些游人的神经便绷僵了,透过眼前雾气,仿佛见树肢还在流血,听树神还在哭泣听导游讲,后来政府有令,再没人敢砍树了。也许是神的护佑,今天,阿里山的红桧、柳杉又成了一片深瀚树海了。我们费好大脚力,方从树海中辗转至另一峰尖。转瞬,便见绿色林丛中显露出几幢深红楼屋,并传来与周围环境不和谐的几声叮咚。那是正在重新装修中的阿里山宾馆。日后,它将以另一番面貌迎接游客了。

  在台湾不长的日子里,与台湾同胞面对面接触交谈不多,因而感受不十分真切。然而,一路上对树木花草的亲近却一直不断,藉此撩开了宝岛陌生而神秘的面纱,无间隔地面唔其河光山色,神会新的树朋花友,感觉殊亲切也。

2004年6月6日

本文由lol竞猜网站手机版发布于艺术家,转载请注明出处:便见到繁茂的树花

关键词: 艺术家